【摘录】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

发布于:2019-07-05 21:39,阅读数:103,点赞数:0


# 摘录

共计:30个摘录

## 马克思、梵文学者以及板球英雄与我的童年

- 人要依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事,并遵循自己的节奏。当你依照自己的意愿做事时,节奏就上来了。只要是你喜欢的事,用心去做,把它做好,而且保持正当的目标,生活就不会辜负你。

## 重新发现微软的灵魂

- 我在早上6点02分给公司全员发了一封类似于宣言的邮件。之所以挑早上这个时间点,是因为在美国任一时区的员工,都会在上班时收到这封邮件,而世界其他地区的员工,则会在周末之前收到这封邮件。

- 我们是一家全球性公司,思考也要国际化。

- 个人计算机销量正在下滑,所以我们要把尼采所说的“直面现实的勇气”改成“直面机遇的勇气”。我们要赢得数十亿的联网设备,而不是忧虑不断萎缩的市场。

## 从“无所不知”到“无所不学”

- 人力资源体系从长期看是高效的,从短期看是低效的。换句话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出色工作终会得到回报和认可,但这种回报和认可并不总是即时的。

- 公开薪酬公平性数据——员工薪酬不会因性别、种族、族群的不同而不同。

- “作为这家公司的领导者,你的工作就是在狗屎堆里找到玫瑰花瓣。”

## 建立伙伴关系,以备不时之需

- 今天,我的首要任务就是满足我们的数十亿客户的需求,而无论他们选择何种手机或平台。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持续成长。为此,我们有时候会和长期对手握手言和,追求出人意料的伙伴关系,重振长期关系。这些年来,我们更专注于客户需求,因而也就学会了共存与竞争。

- 过去失败的战略将来可能会有效。技术在变化,商业环境在变化,人亦在变化。将任何关系视为失败行动加以排除都是错误的。明天总会有机会创造新的机遇。

## 三大变革:混合现实、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

- 混合现实、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现在似乎相互独立,但它们将会融为一体。我们对此十分看好。

- “3C”原则——我们是否有振奋人心的概念(concept)?我们是否有成功所需的能力(capability)?我们是否具备拥抱这些新想法和新方法的文化(culture)?

- 我们决定从三个增长层面来看待我们的投资策略:第一,发展今天的核心业务和技术;第二,为未来孵化新创意和新产品;第三,投资于长期的突破。

- “你至少要懂两门语言,才能真正理解一门语言。”杰弗里接着又说:“不懂外语的人也无法理解自己的母语。”学习或改进一项技能或心理功能,可以对另外一项产生积极影响。这种效果便是迁移学习

- 不要以为量子计算机有朝一日将会以一种新型超高速独立个人计算机的形式出现在你的办公桌上。相反,量子计算机将作为一个协处理器运行,接收一堆经典处理器发来的指令和提示。它将是一种位于云端的混合设备,以我们完全无法想象的方式加快极度复杂的计算速度。你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或许可以帮助你解决一个需要查看10亿张图片的问题。它可以利用量子计算机扫描这10亿种可能,然后立刻给你反馈几种选择。

## 数字时代永恒的价值观:隐私、安全和言论自由

- 我们认为,不能要求一家美国公司交出存储在爱尔兰某数据中心的信息,因为美国的法律在那里不适用。《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支持我们的立场的评论文章。正如那篇文章所解释的,如果美国可以要求一家公司交出存在爱尔兰的信息,还怎么阻止巴西的政府机构下令在里约做生意的美国公司交出存储在旧金山的信息?这种诉讼代价高昂,但发现核心价值观面临危险时,我们必须反抗政府搜查令。毕竟,也许我们的产品会瞬间即逝,但我们的价值观是永恒的。

- 信任就像手里握着一只小鸟。握得太紧,会伤到小鸟;握得太松,小鸟就飞走了。

- 保持信息的私密性越来越不意味着保密。人们希望控制与谁分享信息,以及如何使用分享的信息。

- 诚然,数以百万计的人越来越愿意和朋友分享个人信息,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愿意和全世界分享。

## 设计符合伦理的人工智能

- 我们是在创造一个新的物种,一个在智力上可能没有上限的物种。

## 公司在国际社会扮演的角色

- 经济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早在大衰退之前就开始了,至今仍未停止。如今,科技不仅取代了装配线上的工作,还取代了任何一项能实现自动化的工作。全球经济中的公司可以位于任何地方,但都会面临更激烈的竞争。

- 你愿意在今天拥有10万美元,还是希望成为1920年的百万富翁?很多人都想成为20世纪的百万富翁,但如果是这样,你即使有钱也买不到青霉菌这种救命药,无法给远在他乡的家人打电话,无法享受很多现代人眼中理所当然的创新红利。

- 发展中国家的成功企业家经常告诉我,他们甚至不能与他们的总统或总理会面。然而,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却经常会见像我这样的西方企业首席执行官,寻求短期的外商直接投资。这种政策很短视,对那些试图为地方和国家经济培育长期发展前景的商界领袖来说,这着实令人沮丧。

- 应该聚焦在增加价值和扩大技术的使用范围上,从而为越来越多的公民创造红利和机会。这意味着,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每个地区都必须利用新的技术投入来发展具有比较经济优势的行业。商业领袖和政策制定者应该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们有什么其他人没有的东西?我们如何才能将这种独特的优势转化为增长来源和所有人的财富?

- 中国的战略是利用全球供应链和国内市场扩大他们的比较优势,引导经济增长。

- 解决经济冲击的唯一办法,就是确保我们不仅要为走出大学和其他高等教育项目的人提供技能培训,还要为那些正在因为自动化失去工作的人提供培训。从GDP中拿出一定比例来提升科技能力的国家将会看到回报。

- 我对我们收购领英这家以人才和就业为导向的社交网络服务商感到非常兴奋,原因之一在于,在谈判初期,我就发现双方有着共同的使命。在与领英的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和首席执行官杰夫·韦纳的谈话中,我发现我们都希望利用自己的数字平台更公平地为每个人传播机会。

- 《连线》杂志联合创始编辑约翰·巴塔勒(John Batelle)曾写道:“从给世界创造变化的角度来看,商业是人类最具弹性、最具重复性、最为有效的机制。”

- 开发伟大的产品,为客户服务,为我们的投资者赚取利润,这些都非常重要,但只是这样还不够,我们还需要考虑自己的行为对整个世界和未来的人们产生的影响。

# 后记

- “数字技术领导者的角色是什么,特别是在当今世界把科技作为推动增长的一个关键因素的时候?”这些问题困扰着我,促使我写下了这本书。

- 如今最富庶的国家中有一种反全球化情绪,其根源是它们在全球总收入中所占的份额从1990年的70%急剧下降到这20年来的46%。


评论:0条


返回列表

返回归档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