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成为乔布斯

发布于:2019-10-29 22:19,阅读数:28,点赞数:0


## 摘录

共计:56个摘录

## 第一章 安拉的花园

- 苹果公司卖出了10万台电脑,我们刚刚起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塞瓦现在的处境和苹果几年前的情况是一样,唯一的差别在于你们这群人根本不懂市场营销。如果你们真的想干一番事业,想改变世界,而不是像那些默默无闻的非营利组织那样混日子,就得把里吉斯·麦肯纳找来,他是营销之王。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可以把他找来。你们应该找最优秀的人,不能退而求其次。

- 成员中只有少数几位拥有宏大的商业理想,成立了自己的微机公司,其他大部分人只是埋头钻研电子技术难点,比如存储芯片与微处理器最高效的连接方式,以及如何在便宜的电脑上玩那些只有大型机才支持的游戏。虽然史蒂夫对电子学和电脑设计都比较了解,还曾吹嘘过自己的编程技能,但在1975年,他对于攻克技术难点并不感兴趣,也没多大热情。他只在意把这项强大的技术带给普通大众后会产生的影响。

## 第二章 “我不想当商人”

- 史蒂夫还要求电脑的外壳必须像家用电器那样,而不能像实验室用的仪器,为此他还特地去百货商场寻找灵感。这个如今看来理所当然的想法在当时却是很大的突破,当时的电脑爱好者更偏爱工业用的金属外壳,甚至喜欢让复杂的电路板直接裸露在外,方便改造。对普通消费者来说,Apple II自成体系、简洁美观的设计显然更合他们胃口,也让Apple II从一大堆电脑中脱颖而出。

- “史蒂夫是硅谷街头的聪明孩子,”麦肯纳说,“那些孩子对街坊邻里的情况非常熟悉,比如隔壁住了个电子工程师或是软件程序员,充满好奇心的聪明孩子只要去街坊里晃一圈,用心看看,就能学到很多东西。史蒂夫从初中开始就在社区里不断学习。”

- 当时,在半导体行业当道的都是查理·史波克和唐·瓦伦丁这样的人,他们教会我,如果自己不够强大,就会被别人吞并。因此我敢对史蒂夫说,‘行了,史蒂夫,给我闭嘴。’史蒂夫不会硬碰硬,不过碰到那些奴颜婢膝的人,他自然会表现得非常强势。”

## 第三章 突破与崩塌

- 1980年秋天,员工人数在3个月内翻了一倍。苹果的“老前辈”们看不起新来的人,喜欢把这3个月称为“愚蠢的扩张期”。

- 盖茨的父亲是西雅图一位著名的律师,母亲是成功的商界人士,盖茨涉足商业显得水到渠成。

- 盖茨对世界最大的贡献不是微软,不是MS-DOS操作系统或Windows操作系统,不是上亿人都在使用的Office办公软件,而是他的那份声明,他率先提出软件本身是有价值的。

- MS-DOS的时代即将到来,整个微机产业都将把MS-DOS作为标准的操作系统,苹果也将被边缘化,因为苹果不卖操作系统的使用许可。不过,在1981年秋天的一个下午,盖茨会见的所有苹果员工似乎都没有意识到,周围的世界已经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也没有人为此担忧。几年后,盖茨回忆道,“我一直走来走去,问他们,‘这难道不是了不起的事么?’但是没人在意。”

- 为了让斯卡利下定决心来苹果,史蒂夫说出了那句众人皆知的名言:“你想卖一辈子糖水还是希望有机会改变世界?”

- 麦金塔盛大的首秀将史蒂夫的名声推向了新的高峰,让他飘飘然地认为自己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 30岁生日时,他在旧金山的圣弗朗西斯酒店举办了派对,邀请了1000多位宾客,还请来了爵士乐歌手艾拉·菲兹杰拉德(Ella Fitzgerald)为大家助兴。

- 史蒂夫的目空一切让他付出了代价,在开发麦金塔的过程中,他把几家重要的软件开发商都得罪了,因为他傲慢的表现仿佛在告诉软件开发商:有机会来为我的宝贝机器开发软件是你们莫大的荣耀。“我们去了库比蒂诺,”比尔·盖茨回忆道,“史蒂夫总是这样一副表现:‘这玩意儿真是太酷了,我也不知道你们这群家伙能来干什么,你们这群白痴怎么会懂,这台售价999美元的宝贝还有9个月就要上市了。’”

- 斯卡利想让公司朝更加市场化的方向发展。史蒂夫一直想让公司来决定市场的走向,但在斯卡利的领导下,公司逐渐开始屈从于客户的需求,产品性能的决定权从工程师手里转到了销售和营销人员手里。

## 第四章 下一个产品是什么?

- 史蒂夫站在白板前,试图让团队就任务的轻重缓急达成一致:定价不超过3000美元、实现技术突破,以及在1987年春天前推出产品,这三个目标到底哪个最重要?和其他初创公司一样,承担不同职责的人看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工程师里奇·佩奇认为,如果产品无法实现重大技术突破,公司的存在根本没有意义。营销负责人丹尼尔·列文认为,学校采购电脑一般都在夏天,如果春天无法推出产品,那么一整年的收入都没有了。另一位硬件专家乔治·克洛觉得价格是最重要的。

- 性能卓越的机器、按时交付产品、3000美元以下的定价,到底哪个对NeXT来说最重要?其实问题本身就是错的,NeXT必须要同时做到这三点。如果他无法将自己的注意力聚焦在某一点上,也就无法给公司确立清晰的目标。

- 史蒂夫事事都要与苹果一争高下。苹果有一个标志性的商标,于是史蒂夫也为NeXT设计了一个炫酷的商标。苹果有先进的工厂,于是史蒂夫也不惜血本给自己的小公司建了一家奢华的工厂,产能足以与苹果匹敌。尽管他嘴上没说,但一言一行都表现出对苹果的执念。

- 史蒂夫总想要招聘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特别是工程师。“对大多数行业来说,一位杰出人才最多能顶两个普通人,”史蒂夫告诉我,“比如,你去纽约,最优秀的出租车司机把你载到目的地所用的时间可能比普通司机少30%。但在软件行业,一位杰出的程序员至少能顶25个普通程序员,因此我们不遗余力地要招聘世界上最优秀的程序员,在25∶1的行业里,无论优秀人才多么昂贵都是值得的。”

## 第六章 比尔·盖茨来访

- 两位年轻的大亨肩并肩坐在台阶上,史蒂夫坐在比比尔高一级的台阶上,两边是铁质的楼梯扶手。在我看来,两人的表情没有任何伪装,透露出了个性。比尔的表情就像一只刚吃了金丝雀的小猫,而史蒂夫看上去能把金门大桥推销给任何人(当然,比尔除外),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年轻人的狡黠微笑,看上去像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淘气小孩。

## 第七章 幸运

- 我们常开玩笑说,史蒂夫每次都会拿个手榴弹,先扔进会议室里,然后再进去。他立刻就能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 第九章 也许他们已经疯了

- 库克是南方人,身材瘦长结实,热爱运动,喜欢长跑、骑单车,却带着书生气。虽然库克说话时语气温和、不紧不慢,但却是苹果最强硬的高管。他的工作不会引起公众的注意,却对公司的整顿至关重要。

- “史蒂夫不相信年度评价,”乔恩·鲁宾斯坦回忆道,“不喜欢一切形式主义的东西,他的感觉是,‘我平时一直在给你们反馈,要年度评价有什么用?’

- “对我来说,创建公司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打造产品,创建公司只不过是手段,只有建起一家强大的公司,招揽优秀的人才,营造合适的企业文化,才有可能打造出伟大的产品。”

- 蚂蚁和昆虫很喜欢往显示器塑料支架的缝隙里钻,一旦钻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结果时间一长,显示器支架两条透明的“腿”里塞满了昆虫尸体,

- “苹果的行事风格与微软完全不同,微软主要依靠长达500页的技术规格文档(文档列出了软件开发者必须达到的每一个要求),苹果也有技术规格,但史蒂夫从来不看,他只看最终的成品。”

## 第十章 跟着直觉走

- 史蒂夫给6位高管分别发了一台索尼新一代数码摄影机,让他们每人拍摄、剪辑一段4分钟的家庭影片,必须在一周内交出成品,他会从6件作品中选出最好的一件在2000年1月的麦金塔展会上进行展示,告诉消费者任何人都能在一周之内掌握这个软件。

- 短片看上去挺有意思,但是要花好几个小时制作。即使iMovie能够大大简化剪辑的过程,但影片剪辑依然费时费力,而且对技术有一定的要求。家长心血来潮时可能会制作一次,但前提是必须在周末有大量的空闲时间。

- 在音乐的世界里,我们很容易就会变成守旧落伍之人,史蒂夫也不例外。

## 第十一章 做到最好

- 他还会观察店里的内部装潢,自然光和人造光打在木头、拱顶和阶梯上,营造出的氛围让人产生了花钱的冲动。对史蒂夫来说,这些奢侈品店实现了他始终无法实现的目标:在一家漂亮大气的专卖店里,以超高的利润率销售能够彰显生活品位的产品。产品陈列的方式也是奢侈品能够卖出高价的原因之一。电路城和CompUSA里狭窄的过道和无趣的售货员注定了苹果与奢侈品之间的巨大差距。

- 约翰逊醒来时突然灵光一闪:店铺不应该按照产品线来布局。史蒂夫和高管团队在周一的晨会上一直在讨论一个话题:数字中枢。约翰逊意识到店铺的布局应该反映出“数字中枢”这个概念,比如,一个区域围绕音乐来布置产品,另一个区域围绕电脑来布置产品。这又是一个违反常理的想法,但比起按照产品线布局,这种布局的确能带给顾客更好的体验。

- 在开车去仓库的路上,约翰逊告诉史蒂夫他们原本的想法是错的。“你知道这是个多大的变动吗?”史蒂夫咆哮道,“没时间了,不要对任何人说你的想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剩下的时间,两人在车里一直没有说话。

- 到了仓库后,史蒂夫对已经等在那里的员工说:“听着,罗恩觉得我们现在的设计有问题。”约翰逊听史蒂夫把话说完。“他是对的,”史蒂夫说道,“所以现在我要走了,你们都听他的,他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说完史蒂夫转身离开了。

- 那天下午回到苹果总部后,约翰逊去见了史蒂夫。“你知道吗,”史蒂夫对他说,“你让我想起了在皮克斯的那段经历。他们每制作一部电影,总会出现一些问题,他们每次都愿意推翻重来,直到满意为止。他们不会受到上映时间的束缚。关键不是做得有多快,而是做到最好。”

- 唱片公司为了赚钱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推出的专辑里往往只有一到两首好歌,因为他们知道忠实的粉丝为了买到这一两首好歌愿意掏10~15美元买下整张专辑。

- 史蒂夫知道“Napster效应”无法逆转。现在消费者拥有了选择权,他们肯定会挑选单曲购买。

## 第十三章 斯坦福

- 库克说,“你会发现他几乎不出差,也不像其他CEO那样频繁开会、应酬,他喜欢回家吃晚饭。”

- 展望未来时,你不可能预知这些片段将如何串联起来,只有在回顾往事时才会明白其中的关联。因此你必须相信这些点点滴滴在未来总会以某种方式串联在一起。你必须要相信某些东西,比如勇气、命运、生命、因缘,等等,因为只有相信生命中的点滴定会在未来相串联,你才会拥有听从自己内心的勇气,即使你的内心将引导你离开熟悉的寻常之路。这将让你变得与众不同。

- 我非常肯定,如果当初没有被苹果开除,今天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良药苦口,但病人需要良药。有时候,生活会跟你开玩笑,把一块砖头砸在你脑袋上,不要失去信仰。我相信我之所以能够坚持下去,是因为我一直深爱我所从事的工作。你必须找到你的真爱,无论是工作还是爱人。工作将会占据生活中很大一部分时间,只有相信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是伟大的,你才能怡然自得,而工作是否有意义的唯一标准就是热爱。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找到你的所爱,请继续寻找,不要停下脚步。在你找到它的时候,你的内心会告诉你。就如同任何真诚的关系,岁月的流逝只会让它变得越来越好。所以努力寻找,不要停下脚步!

- 没有人愿意死,即使人们想上天堂,也不会为了去那里而选择死亡。但死亡是我们每个人共同的终点,没有人能够逃脱。本来也应该如此,因为死亡是生命中最好的一个发明。它是生命轮换的代理人,将旧的清除以便给新的让路。你们现在是新的,但是在不久的将来,你们终将会变成旧的,然后离开人生的舞台。我很抱歉,这么说很残酷,但这是事实。你们的时间有限,别浪费在重复其他人的生活上。不要被教条束缚,教条会把你困在别人思考的结果里。不要让其他人的观点掩盖你内心的声音。更重要的是,要有勇气听从直觉和内心的指引,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早就知道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 在苹果的第一个10年和在NeXT的失败经历似乎注定了史蒂夫无缘成为伟大的商业领袖,然而到了2005年夏天,史蒂夫却成为不折不扣的领袖,如果没有他,苹果早就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了。

- 你必须相信这些点点滴滴在未来总会以某种方式串联在一起。年轻的史蒂夫不可能从退学的故事中得出这个结论。刚创建苹果时,他正忙着按照自己的愿景塑造未来,他相信在前进的过程中就能连点成线。

- 有时候,生活会跟你开玩笑,把一块砖头砸在你脑袋上,不要失去信仰。……工作是否有意义的唯一标准就是热爱。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找到你的所爱,请继续寻找……在你找到它的时候,你的内心会告诉你。就如同任何真诚的关系,岁月的流逝只会让它变得越来越好。

- 要有勇气听从直觉和内心的指引,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早就知道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 第十四章 皮克斯的避风港

- 在最初设计的时候,史蒂夫建议把卫生间设置在中庭,一个女卫生间、一个男卫生间,两翼办公区域没有卫生间,这样员工就不得不经常去中庭活动。

- “早些时候,如果手下员工没达到史蒂夫的心理预期,史蒂夫从不掩饰自己的不满,”卡特穆尔说,“但最近的10年,他再也没有过类似的行为,而是找机会私下辅导员工,将原本非常尴尬的场景化解为启发员工、与员工建立良好关系的途径。他在不断学习,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并切实做出改变。”

## 第十五章 整机

- 史蒂夫颠覆了整个电脑产业。iPhone代表了新型运算设备的出现,与消费者的联系比之前所谓的个人电脑还要紧密。

- “你口袋里的iPhone事实上就是20年前售价高达1000万美元的克雷XMP超级计算机,iPhone的操作系统、运算处理速度、数据存储容量都与XMP不相上下,但售价却只要600美元。这是史蒂夫的突破,这才是iPhone的本质。”

## 第十六章 盲点、怨恨与咄咄逼人

- 我曾经撰写过一篇专栏,讽刺第一代Apple TV(高清电视机顶盒)更适合用来挡门,可能做寿司托盘也不错。

- “很多想模仿史蒂夫的人只学会了他混蛋的那一面,却学不会他作为天才的那一面。”史蒂夫采用的管理方式弱点也很明显,“缺乏控制和制衡机制”。

## 第十七章 “告诉他们我就是个混蛋”

- 我本来2005年就想开始写这本书,但却在尼加拉瓜度假时染上了重病。8年前植入我体内的人工心脏瓣膜染上了心内膜炎,并且很快扩散到了全身,在我脊柱内又变异成脑膜炎,感染了我的脑内膜。肺部和肠道都有不同程度的感染。马那瓜的医生帮我捡回了一条命,但让我陷入昏迷之中,而且给我注射了过量的抗生素,虽然抑制了病情,却让我丧失了65%的听力,一只耳朵完全失聪。我的雇主时代公司安排医用飞机把我送回了斯坦福医院,我在特护病房里待了3周,医生搞不清楚我为什么会病得那么严重。

- 库克决定去做检查,看看自己是否合适做活体移植。“我觉得他快要死了。”库克解释道。他去了一家离湾区很远的医院,因为不想被别人认出来。检查做完后的第二天,他去了史蒂夫家,卧室里只有他和史蒂夫两人时,他开始提议捐献自己的部分肝脏。“我真的想让他接受,”他回忆道,“但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打断了我,‘不行,’他说,‘我绝不允许,我永远不会接受!’”

- “自私的人不会是这样的反应,”库克说,“因为肝脏问题,他已经奄奄一息了,面前有一个健康的人能够救他。我说,‘史蒂夫,我的健康状况没问题,我做过检查了,这里有报告,做手术对我来说没什么风险,我会康复的。’但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的回答不是‘你确定要这么做?’,不是‘让我想想’,也不是‘我的情况似乎……' ,而是‘不行,绝对不做!' 。他说这话的时候,差点要从床上跳起来。我们共事13年,他只对我吼过四五次,这是其中一次。”

- 随着iPhone和iPad的双连击,苹果完全重塑了电脑软件市场的开发和销售方式。以前软件的销量一般只有几千件,软件开发商的定价必须足够高才能赚到钱,现在市场受众多达几亿,让以前根本没有竞争实力的小开发商也有了生存的可能。

- 最后的几个月,源源不断有人去他家探病。比尔·盖茨去过,奥巴马总统也去过,与其他几位硅谷领袖一起吃了饭。《纽约时报》记者约翰·马科夫(John Markoff)和作家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都去了他家拜访,列维写过多本有关硅谷的书,其中就有描绘麦金塔和iPod开发历程的书。

- “史蒂夫变了,”坎贝尔说,“没错,他向来富有魅力、充满激情、聪慧过人,但我看到他渐渐成长为一位优秀的管理者,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 参考书目

- 史蒂夫每周都有3~4天和乔尼·艾维一起吃午饭,艾维是史蒂夫最重要的同事之一,两人的思维非常合拍,第一次在实验室见到艾维时,史蒂夫就知道他是一位“守护者”。



评论:0条


返回列表

返回归档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