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这就是成长

发布于:2009-08-16 22:45,阅读数:113,点赞数:0


> 摘自QQ空间,原发布日期是 2009.8.16。

五天前,怀着忐忑不安,期待而又有些畏缩的心情,接受为期五天的军训。校方再三嘱咐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那边的日子不好过。于是乎,复杂的思想中夹杂着一丝受死般的决心,迈进了海警高专的大门。

当天下午,教官们立马给我们了个下马威。还记得那天下午34摄氏度的高温,虽说在天井里没有受到阳光的炙烤,但是教官们严肃的表情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记得第一次是军姿15分钟,看似不怎么困难,但身体却总不配合我的思想。没多久膝盖后侧竟发起抖来,酸胀的要命。我瞄了一眼教官,他也瞄了我一眼,我立刻吓出一身冷汗,干净收回目光。膝盖不自觉地弯曲,我几乎是半蹲着站完15分钟的,下边的训练更是折磨的我精疲力尽。晚饭后坐在床上都不想动,室友们都唉声叹气,膝盖小腿生疼生疼的。记得晚上是教军歌,会议室的环境还真是惊人,到处都是蟑螂残体。我脚下一边是蟑螂翅膀,另一边是蟑螂腿,踩下去都咔喳咔喳响。最恐怖的就是唱到一半一直蟑螂从天而降落到我前面的人背上。从那以后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那儿,它向上爬,都快到肩头了,我看不下去了。这时歌正好唱完,“坐下”一声令下,集体迅速坐下,那只蟑螂貌似没抓紧地面,腾空飞了出去。呼,解脱了,我似乎比他还紧张,真是的。晚上还真是壮观,20个人挤在水房里面,设备还真是烂的可以,我到现在还是无语的状态。我们寝室那个破电风扇更要命。屋顶很高,三米五吧。风扇很小,风力更小。我站在那儿向上伸手都基本感觉不到风。可怜我滚了半天才睡着。早上起来就跟洗过澡一样,全身衣服都湿透的,席子粘粘的,好不爽的。但是我终究还是习惯了,如今在家都不奢求空调了,有个电扇我知足了。

第二天起,生活开始适应了,也就没那么多不爽了。记得那天教跨立,我至今都没发现教我们这个有什么用。第二天晚上,似乎都累得动不了了,很快都睡着了。

第三天经典来了。本以为我们的发型合格了,没想到教官只让仨人保持发型,其余的都去剪掉。我垂头丧气地去处理头发,那时还小声跟理发师说了一声:“给我多留点哈。”还是没给我留多少,恢复初一的发型了。某同学,到那儿就吹空调看电视睡沙发,等我们都走了他在坐上椅子。一个教官带着学生进来了,我们见势就跑了。正巧队伍正在休息,于是便混了回去。直到列队,某同学才回来,摆着非常经典的发型回来。传说中的六卡尺(电动剃刀固定在六毫米的卡尺上,然后沿着头型滑动,所有的头发都将变成六毫米,将近光头)就出现在他的脑袋上。全班想笑但又不敢笑,教官可是肆无忌惮地笑。此后这孩子就成我们取笑的对象了。想起来还真有趣,可惜那段时间回不来了。

没几天,教官嗓子哑了,哑得非常厉害。在队列里,虽然挨了不少打,流了不少汗,收获的是同学老师和教官们的感情。队列谁没排齐,我们会提醒他;踏步谁错了,我们会纠正他;正步谁不会;我们会教他。五天时间,通过共同的努力和互相的帮助,收获了集体责任感和集体荣誉感。其实大家都非常辛苦,今天教官走的非常深沉。“谢谢教官”成了我们说的最后一句话。在教官的脸上,我看到了一丝欣慰的笑。就这一瞬间,教官是最美的。我目送着你离开,你是低着头走的。我记得刚来时,你的齐步都散发着军人的风采;可是此时,你,哦不对,您也忘了怎么走路了吧。您的名字我会记得:刘志诚。希望我们以后能再见面。


评论:0条


返回列表

返回归档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