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第一页

发布于:2009-09-18 21:07,阅读数:113,点赞数:0


> 摘自QQ空间,原发布日期是 2009.9.18。

千篇一律、没有新意的话就不讲了,不想然人看了枯燥至极的开头就关掉网页。

一段时间以来都很无趣。秋天了,又有点悲秋了。可能是因为暑假结束的关系吧,原来懒散的心突然紧绷,很是不习惯。首先是上学,起个大清早骑半小时车去学校就很让人不爽。没有人会愿意在扬满灰尘又凹凹凸凸的路上骑车的,简直是一种折磨。搞个建设未必要把路弄得泥泞不堪吧,灰尘漫天一下雨就成泥浆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吗?另外车挡泥板的设计有严重的漏洞,一骑起来后轮就像搅拌机似的,把泥浆都卷起来了。挡泥板根本不奏效,泥浆就正对着我后脑轰炸过来。最倒霉的是书包跟衣服,一点点烂泥,但又没有办法,只能皱着眉头骂声“草”。教室又在六楼,爬个楼梯就气喘吁吁的了。刚到座位,就感觉满背都是汗,有时候都渗透两件衣服把书包都弄湿了,确实不能不说辛苦。之后一看到Le这张脸,就不想理她。军训那会儿看到她就像看到救星一样,可现在,她灰头灰脸地到教室后就是面无表情地巡视。也许是她教英语的缘故吧,在第一次考试后这种感觉越发严重了,因为我差点不及格。说到考试,Le竟然莫名其妙地怀疑我作弊,我真的要无语了。假如放在初中,非跟她打起来不可。开学才俩星期,我就觉得Le有点歹意了,希望是我多虑了。数学跟化学老师一开始就以幽默的话语引起我们的兴趣,我本以为他们是真正能让学生爱上学科而学的老师。今天的数学课跟化学课我竟然嗅到了火药味。不知某人的Copy行为被Feng发现了,该骂,但是化学老师确实有点奇怪。我记忆中他的课应该少不了他的笑,今天却板着脸一个劲讲课,没有看见他嘴角咧开过。有种传染病叫情绪污染,他的坏心情坏情绪影响到我们了,至少我是这样的。物理老师的普通话还真有型:suǐ(水)、zèi(这)这俩字眼特别刺耳,而且她嗓门还不小,吼得我真受不了了。客观地看,我也很讨厌。我知道老师对着一帮死气沉沉的学生上课会很沮丧,甚至恼怒。但是我总是在物理跟历史课不自觉地睡着。手托着脸,不知怎么地就倒下了。“有的同学趴下了。”这句话今天重复听了N遍,听到这句话我会突然惊醒,坐起来。可是五分钟后又重复前套程序倒下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在一个星期内从“通睡”变成“选睡”了,希望以后我能“不睡”。当然这帮同学还是不错的,可以相处。再说体育,这次的运动会准备好好去玩一把。休息了整个暑假早就筋骨钝锈了,试试触底反弹吧,快速恢复体能。球场上的发挥很不稳定,有时打球打得直想打人。自我安慰一下,长时间没打,恢复阶段的不稳定很正常,要恢复得尽快了。对于学校的放学时间还是比较放心,据初中老师说四中的放学时间就是17:35,基本不会拖课。当然初中老师没必要替四中说好话,因此我也就信了。在这两个星期里,放学不要太准时哦,希望能一直如此。

谈了那么久,大概有半个多小时了。我记住了一句话:“每天按部就班地完成任务就可以了。”挺啊,挺过这三年,也就离胜利解放不远了。


评论:0条


返回列表

返回归档

返回主页